产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欢迎您 > 江门:广佛西中心、深港澳基地

江门:广佛西中心、深港澳基地

时间:2019-04-11 03:23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广佛研发和制造业基础雄厚,我们很多入驻企业都来自广佛,产业链也从广佛地区逐步引进。”日前闭幕的江门市蓬江区党代会提出,蓬江区要打造“中国教育装备之城、中国教育培训之都”,位于该区的南方教育装备创新产业城运营方——江门同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邵继民对江门的发展前景充满信心。

  眼下,连通江门东部三区一市(蓬江区、江海区、新会区、鹤山市)的“珠西中枢、产城主轴”江门大道正在紧张施工,江门大道中蓬江段有望于今年底通车,进而连接起江门大道北直通广佛,进一步密切江门与广佛经济圈的交流。许多像邵继民这样的企业家,都对江门与广佛的产业对接充满期待。

  江门区位条件优越,处在联接珠三角与粤西地区的咽喉位置。2014年,江门提出充当“中卫”角,通过一“接”一“传”,直“接”广佛、深港澳两大龙头;“传”递珠三角西进的巨大辐射能量。

  如何深化“希望之城”江门的“大城格局”构建,在珠三角切实肩负起更为重要的角担当?近日,江门市市长邓伟根在其微信公众号“樵山潮人”中对江门“中卫”角进行了战略提升,提出打造珠西产城枢纽,建设“广佛西中心、深港澳基地”,进一步明确江门与“双龙头”对接过程中的定位与路径。

  六台机器人挥动着机械手,从流水线上把生产好的空调“吸”起来,整齐堆放在仓库里……海信空调江门生产基地是海信空调在国内产能最大、技术水平最先进的基地。2015年,包括空调业务在内的江门海信工业园产值达到68亿元。海信这家来自佛山顺德的大型企业正在江门蓬江持续发展,见证着江门与广佛经济圈的交流日益密切。

  江门与广佛经济圈地缘相近,近两年来,已有更为扎实的合作基础。不仅仅是海信,江门著名企业嘉宝莉、富华重工等都与广佛有着深厚渊源。嘉宝莉早年从顺德迁到江门蓬江。直至现在,嘉宝莉有三分之一的高管和部分员工仍常常往返顺德蓬江两地。

  江门与深港澳的关系也十分紧密。“中国侨都”江门,与港澳血脉相亲,吸引众多港澳企业家回乡创业、投资。近两年江门与澳门的合作就十分突出,不仅在科技创新、养老产业、医疗卫生等方面都有“牵手”,江门还是全国首个与澳门签订金融合作协议的地级市,正创新推动江门—澳门跨境金融合作。

  深圳是全国首个国家创新型城市和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江门是首批全国小微企业创业创新基地城市示范之一。近两年,通过积极推动“深江对接”,两地已加强在小微双创方面的联动,促成部门、商会、企业之间的密切协作。

  日益通达的交通进一步拉近了江门与两大龙头的距离。2011年,广珠城轨正式通车;2015年6月,江顺大桥通车;港珠澳大桥通车在即,深(中)江通道、广佛江珠城轨等交通项目已上日程……

  在“中卫”概念提出的这两年,江门积极推动珠三角(江门)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广东(江门)大广海湾经济区、中欧(江门)中小企业国际合作区“三大平台”提升为国家级平台,建设了中国“青创汇”、中国(江门)“侨梦苑”、江门海创空间等一批全国、全球华侨华人双创平台……这些成绩为江门从“中卫”到“广佛西中心、深港澳基地”的战略提升提供重要支撑。

  不少专家认为,江门与两大龙头对接,打造“广佛西中心、深港澳基地”确实有基础。德勤中国轨道交通行业主管合伙人徐斌表示,江门具有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产业上也有基础,适合承接广佛、深港澳转移的产业,与两大龙头形成错位发展。

  从“中卫”到“广佛西中心、深港澳基地”,江门有了更清晰的思路,与先进地区全方位联动的路径更加明确。

  按照邓伟根对江门“珠西产城枢纽”的构思布局:蓬江滨江新城、江海幸福产业新城、新会枢纽新城、鹤山物流新城将形成珠西产城枢纽的主核心,为江门东部蓬、江、新、鹤瞄准广佛都市圈、深港澳经济圈“双龙头”,建设“广佛西中心、深港澳基地”注入强大动力。

  具体而言,滨江新城是蓬江区产城发展的核心,致力于打造金融商务会展中心。幸福产业新城是江门高新区(江海区)与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合作开发项目,努力打造“产业高度聚集、城市功能完善、生态环境优美”的标志产城融合新城。新会枢纽新城将依托珠西枢纽新江门站、广东轨道交通产业园、万亩小鸟和银洲湖美丽湖湾,打造综合交通枢纽中心。鹤山作为江门北门户,广珠铁路、南沙港铁路在此汇合,着力打造鹤山物流新城。

  定位各有侧重的四大新城搭起了珠西产城枢纽的框架,江门职业技术学院副院长蔡勇对此十分认同,“要对接广佛、深港澳两大龙头,江门滨江新城、幸福产业新城、新会枢纽新城和鹤山物流新城承担着主力的角”,“四大新城对外形成组团,内部各有分工,思路正确”。

  在区域竞争如火如荼的当下,江门如何进一步从“中卫”提升为“广佛西中心、深港澳基地”?

  “人力成本越来越受企业重视,相对于一线大城市,江门生活成本低、房价低,对留住人才有很大优势。”由于业务往来,京东方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区域总部总经理陈军涛经常到江门。他认为,江门在承接广佛、深港澳方面的产业有优势,但首先需要解决江门和深圳之间交通不便的问题。“每次过来江门,都要在虎门大桥耗费不少时间”。

  针对“广佛西中心、深港澳基地”的打造,江门正谋划交通、产城、平台和物流方面的对接。

  交通对接放在首位,构建“一大枢纽,三大黄金通道”是重点。“一大枢纽”,珠西综合交通枢纽,利用深茂铁路、广珠城际、广珠铁路,以及正在规划的深江肇高铁、广佛江珠城轨、江恩城轨,包括江门大道等多条高快速公路在江门新会交汇的机遇,打造珠西枢纽门户;“三条黄金通道”,北线的佛开—开阳高速、中线的深(中)江通道、南线的沿海高速,加上与港珠澳大桥等的衔接,成为江门“东联西拓”的“黄金通道”。据悉,目前珠西枢纽已完成初步规划定位,并纳入省“十三五”规划。

  在产城对接方面,江门正全面推进“五大产业集群”(轨道交通、重卡和商用车、新材料新能源及装备、教育装备、大健康)、构建“4+1”产业体系(装备制造、智能制造、绿制造、精密制造和以北斗为重点的互联网应用产业),需要借力先进地区尤其是“双龙头”的产业优势和经验,以重振“江门制造”、打造“江门创造”、夯实“江门质造”。

  邓伟根还提出,江门既要谋求产业上的对接,也要谋求城市发展上的对接,特别是蓬江区,要敢与顺德竞合,推进“蓬顺合作”,在区域经济一体化中合演好“江佛一家”的“双城记”(即佛山新城与滨江新城),通过佛山一环与江门大道联通,实现20分钟内的双城竞合。

  平台对接方面,随着珠三角(江门)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广东(江门)大广海湾经济区、中欧(江门)中小企业国际合作区“三大平台”全部提升为国家级平台,江门要主动谋求与广州南沙、深圳前海等国家级平台的对接。

  物流对接方面,主要是依靠江门一北一南两大门户。一方面,将南沙港铁路与广珠铁路交汇处规划成为北门户鹤山的物流新城;另一方面,将规划中的新高高速(新会至高栏港)直接联接珠海高栏港,拓展南门户新会。两大门户进一步构筑江门物流枢纽大格局,紧盯“双龙头”谋求物流对接。

  “对接港澳,江门有很好的基础;对接深圳,还需交通设施重大突破,潜力巨大,前景。”长期关注江门产业经济发展的五邑大学教授刘志坚认为,“广佛西中心、深港澳基地”的定位与打造,将江门与先进地区的联动推上了更高水平。